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

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。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。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。却说刘生来到洛阳,虽然天色已晚,但阻挡不了刘生对京城的向往。刘生找了家客栈后,便到洛阳街道上游玩。
东汉末年汉室衰微,国力衰退,各地是盗贼群起,九州大地早已破败不堪,但是洛阳城依旧是一片繁荣。刘生在街上走了许久,只见城内商铺遍地皆是,夜晚是张灯结彩犹如那元宵一般。刘生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洛阳的繁华,不时就见到全副武装的御林军。刘生心中想道:洛阳无比繁华,其实也是靠着千军万马,而依靠武力获得的和平,又能持续多久呢。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,却不知何时何地举行,在街上走了许久后,走到路边的一个小摊,叫了碗茶。刘生一边喝茶,一边向茶摊小二问道:“小哥,洛阳近来是不是有比武大会呢?”
小二笑着说道:“客官一定是刚来咱洛阳城,其实皇榜早已贴出去,就在城门口就有。在过一个月,到那十月十五日在皇城门外举行比武大会,到时候天下英雄都会来的。”刘生奇道:“为何要在十月十五呢?还有就算是比武大会,天下英雄也未必会来!”小二又笑着说道:“客官有所不知,这比武大会是朝廷安排的,那是为了选大将军,也是给天下英雄一个排名。这大将军天下谁不想当呢?天下哪个英雄不想知道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究竟如何呢?还有,做了大将军以后呢朝廷还要表彰,待来年除夕之时还要普天同庆。”刘生听了后,笑了笑,对小二说道:“感情如此,习武之人终究也要生活,也想有荣华富贵,也想出人头地。”小二说道:“要是没有点好处,习武也没什么用了。大丈夫若能沙场建功立业,青史留名,那是再好不过的。”刘生听到此处,似乎有些感触,付过茶钱就走。小二急忙说道:“客官,若要在洛阳寻个热闹,明日早时有黑衣女子在街上比武招亲。”刘生大声道:“谢了!”刘生在街上逛了许久,看到了洛阳城有许多江湖豪客,却不在意,只转到了城门处,见那墙上有一道皇榜,刘生上前看了看,果然比武大会与茶摊小二所说一样。
刘生回到客栈好好休息了一晚。第二日清晨,刘生早早醒来,就到街上看那神秘女子。刘生走了几条街,只见不远处有许多百姓和武林人士围在一起。刘生好奇,就上前观看。刘生看到一面黑旗,上书“比武招亲”,而被众多人士围着的是一块宽阔的场地,里面有一个擂台,擂台上一黑衣女子正与一使刀好汉交手。刘生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就好好地看着各路好手切磋。黑衣女子使剑,而剑招轻灵有名家风范。而那使刀汉子,招招狠辣,攻守自如,武功也是不弱。两人拆得数十招,台下的人不断喝彩。起初很多人以为黑衣女子会输,只刘生看来黑衣女子并未使尽全力。斗不多时,使刀汉子早已气喘吁吁,黑衣女子却是呼吸均匀毫无败像,突然使刀汉子手腕着了一剑败下阵去。刘生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好。黑衣女子看了看刘生微笑着说道:“公子既觉得好,想必已经看到其中的妙处,不妨上台来与小女子比试一番。”刘生愣了一下,赶紧说道:“姑娘武功高强,我怕不是姑娘的对手,还是莫要在姑娘面前出丑的好。”台下的人都起哄说道:“上啊,上啊,让大家开开眼。”
刘生看了看周边的人,笑了笑,就走到台上。刘生向黑衣女子施了一礼,黑衣女子亦还了一礼。刘生没有用兵器,双手向前,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。黑衣女子拔出长剑就向刘生攻来,剑招依旧轻灵无比。刘生不敢怠慢,运起内力使出摧心掌。刘生与黑衣女子拆得十余招,黑衣女子剑招忽变,走的是狠准辣的路子。刘生见对方来招凶狠,配和摧心掌使出绝妙轻功,一时间是难分胜负。又斗得十余招,黑衣女子剑招再变,变得缓慢无比。刘生觉得对方内力已尽,贸然一掌打向黑衣女子的心口,却不料黑衣女子有剑气护体,这一掌实是打不过去。黑衣女子剑招虽慢,却是后发制人,一剑往刘生琵琶骨上刺去。刘生吓得魂不附体,这一剑只怕会费尽刘生的毕生功力。刘生大吼一声,只震得黑衣女子长剑偏离三尺,方才躲过黑衣女子致命一击。刘生惊骇,只好使出天罡掌,再斗得五六招刘生已经占尽上风。刘生忽然想到这是在比武招亲,是不能赢的,使回摧心掌。再斗得数招,刘生假意落败,退到台下道:“姑娘武艺高强,我甘拜下风。”黑衣女子望着刘生很失望的说道:“我就那么配不上你吗?”刘生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人群中走出一人,上到台上对黑衣女子说道:“他既看不上你,不如嫁与我如何?”刘生看向那人,只见那人身高八尺,身披黄色衣裳。黑衣女子很不高兴的说道:“赢了我再说。”说罢,台上两人就交起手来。两人使快招,只片刻间已拆了一百多招,却是胜负难分。刘生看在眼里,心中却是想到台上二人并没有使出真实本领。刘生看了一会,只感觉到有一股强大气息。台上与黑衣女子对战的那人拳头越使越沉,威力却是越来越大。刘生心中无比的愤怒。台上斗得正激烈的时候,刘生忽然跃到台上,全力一招打向与黑衣女子对战之人。围观众人和黑衣女子不知何意,正在惊奇之中,刘生大吼道:“黄巾妖道,敢来洛阳送死!”刘生这一吼运上内力,整个洛阳城都能听见。只片刻之间,涌出无数官军,围住了比武招亲的擂台。
比武那人正要逃走,无奈被刘生死死缠住,正在无可奈何之际,人群中闪出数十人围住刘生斗在一起。刘生见黄巾教人越来越多,运起玄天功,使出天罡吼,只震得屋瓦碎裂,洛阳城鬼哭狼嚎。一时间,黄巾教士无一人能近得刘生,受伤的却是越来越多。
刘生正在运功之际,只觉有人一刀砍来,急忙避开。刘生感觉自己捡回一条命。不知来者何人,请看下章解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